最近更新
 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-红旗高扬做引领&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隆重举办第一届鲁西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组织开展“红旗高扬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隆重举办“大美浮龙

· 湿地风光 鸟类家园单县浮

· 山东省2019年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举行“慈心一日捐”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组织党员重温入党誓

· 单县浮龙湖开发区举办庆七一“红旗高

· 浮龙湖生态旅游度假区假期景区“人从

汉贤茶馆拾遗

文章作者:王广宏 录入时间:2018年9月24日 来源:本站原创

在老君庙小隅首路西,有汉朝皇帝刘邦后裔所开的茶馆一处。相传刘邦死后,吕氏专权,大封诸吕,有一刘氏子弟看不惯吕氏所为,抛弃王位隐姓埋名至此,以开茶馆谋生,通过南来北往之茶客探听了解朝中的情况,人虽不知其名,但皆知其是刘皇帝之后,是汉朝的贤士,所以称其为“汉贤茶馆”。

汉贤茶馆至今已有两千余年的历史了,中间三易其址,数次扩建,最后又搬回原址,保持原貌。此茶馆门面虽小,名气却甚大,自开馆以来,汉光武帝刘秀、汉末神医华佗、曹丞相曹操、唐太宗李世民、唐玄宗李隆基、唐诗人李白、杜甫、高适,农民义军领袖黄巢,明代大书法家雷鲤,清兵部尚书刘峨、工部尚书刘墉以及近代名士、大画家赵树屏、清末大刀会首领刘士端、曹德礼等等都在此饮茶品诗作画或题词等,留下不少墨宝。关于汉贤茶馆的传说主要有如下几个:

一、刘秀逃亡过孟渚

    刘秀打了败仗往南阳逃命时,因为战马累死了,他骑了老百姓的一头骡子昼夜不停地拼命赶路。当行至单父东南三十里的古孟渚大泽时,感到实在是疲倦极了,就下了骡子,躺在地上睡着了。这时有一只蝼蛄咬他的脸,他一气之下,把蝼蛄的头揪了下来,刚准备再躺下睡一觉时,突然听见远处人马大喊,原来是王莽的追兵到了。刘秀这时方悟时蝼蛄为救他的命才咬的他,心中不忍,便随手掐了一根草梗,将蝼蛄的头和身子又给穿在一起,说了声:“你快走吧!”蝼蛄得了命赶紧爬走了。直到现在,孟渚一带蝼蛄的头和身子中间都有一根类似草梗的东西连着。刘秀继续逃命,当逃到老君寨附近时,他骑的母骡子突然腿一跪不往前走了,原来骡子要生了,刘秀大急,就气呼呼地说“这是什么时候,你偏偏要生,不准生!”骡子听后,顺从地站了起来,又往前走了,从此以后骡子再也不敢生驹了。

    刘秀进了老君寨,腹中又饥又渴,正不知去哪里寻些水来,那骡子却一直往西走,一直走到“汉贤茶馆”门前才停住了。刘秀一见茶馆,赶紧将骡子拴在茶馆门前的树上,走了进去。见茶馆正中桌子上,早摆好了一瓮碧绿澄清、香味浓郁的绿豆汤,旁边又有 一只锅盖般大小,里外金黄的大饼在那里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—位与他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守着这两样东西,正端端正正地坐着似乎恭迎什么人。刘秀打了个问讯,那小伙子站起来两手抱拳 恭问到:“是刘大贵人刘文叔么?小侄奉家祖之命在此恭候多时了。刘秀一怔,心想:刘大贵是何人?文叔却是我的字号,也罢,反他要等的这个人也姓刘,且吃喝一番再说。于是就含糊答应了一生“是”,捧起瓦瓮一口气喝了起来,真是酣畅无比,暑热顿解。喝完绿豆汤,又欲拿大饼来吃,那小伙说,追兵将至,大贵人不可久留,你可带上这饼背在身上,路上慢慢吃。”刘秀点头称是,用布包裹了这饼背在身上道声多谢就解下骡子欲走,那小伙又道:“大贵人可走西北再绕到东南,那里有一口井可饮此骡。”刘秀又道声谢。果然西北角有一口井,刘秀心中思忖,一没绳,二没瓦罐,如何提得井水饮骡?正思忖间,突见井中水响,井水竟溢出井面,刘秀大喜,赶紧饮了骤子,自己也饮了许多,顿觉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,骑上骡子一道烟去了,因此井中之水来的玄乎,当地人称其为“玄井”,现为老君寨九大奇观之一。当年刘秀带走的那个大饼也成为老君寨的名吃之一,人曰:“光武壮馍”。

二、雷鲤与汉贤茶馆

    雷鲤是明代的书法家,建安人(现浙江建德东北),曾任礼部郞中。他秉性刚直不阿,因触怒权贵,弃官归隐,流浪四方,辗转来到单县。

     他听说单县西南三十里就是孟渚泽,那里有一座老君寨,每年的老君庙会甚是热闹,于是他来到了老君褰。

    雷鲤来到老君寨,正赶上老君褰庙会。老君寨五里长街人山人海,香火车辆长达十数里。老君庙大殿院中香火缭绕,旗幡飘扬,乐声阵阵 ......

   雷鲤转悠了一上午,感到肚中有些饥饿,便离开大殿向寨内街上走去,只见沿街饭庄酒楼家家暴满,地摊小吃也被人围的水泄不通,煎炒烹调,软炸清蒸,红烧黄焖都是野味湖鲜,香气四溢。雷鲤摸了摸自家钱袋,内中早已空空,其囊中已断金久矣。无奈只得咽咽口水。不料雷鲤这举动被一个人看见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“汉贤茶馆”的掌柜,人称“刘善人”。他见雷鲤衣着虽有点旧破,但举止却非俗人,有一种气宇轩昂的气概,又见他摸口袋咽口水,知其人腹中饥饿,囊中断金。于是他热情上前招呼雷鲤入茶馆一坐。雷鲤也不推辞,道了声“有扰”,阔歩昂然而入,刘善人将雷鲤让入茶馆内厅,又吩咐人去外面饭庄要来一桌丰盛酒菜,皆是本地野味湖鲜之类,如浮龙龟元,孟渚烤鸭,太白红焖鸡,老君黄焖兔,松汁炮鹿脯等等,又将本地名酒“浮龙玉液”满斟敬上。雷鲤道声:“多谢”,更不客气。接过酒杯一饮而尽,接着自己又斟酒又撕肉,大吃大嚼起来,瞬间酒足饭饱,雷鲤方问道:“素昧平生,蒙君厚赐,却不知为何? ”刘善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区区一饭,何足挂齿?君若不弃小店寒陋,随时可来。”雷鲤道声:“如此多谢。”起身出门,径直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北面是座玄帝庙。原来老君寨共有两座玄帝庙:北玄帝庙南玄帝庙。北玄武庙当时正在筹建中,砖瓦木石一大片,干活的匠人们也都去寨里赶庙会,瞧热闹去了,庙里冷冷清清,只有几个年老的匠人在看守工料,雷鲤转到庙后,见一树林中有块大青石非常光洁,此时雷鲤也是觉得有些酒意困倦,便脱下鞋当枕头躺 在青石上昏昏睡去。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雷鲤猛地被一女子哭声惊醒,仔细一听,哭声来自树林不远处。雷鲤急忙起身穿鞋,奔过去一看,有一少妇正手拿麻绳一条欲寻短见,因麻绳够不着树杈,连栓几次不牢,少妇不由地悲声恸哭起来。雷鲤赶忙夺过少妇手中麻绳’询问情由。少妇悲泣不能成声。经雷鲤询问再三,少妇才道出原委:原来此妇姓邵,家住浮龙湖畔月亮湾,因有上好田地 五亩,邻近百座楼,被百座楼财主汪仁看中,多次索买不成,便心生毒计:先买通大盗刘四诬陷其夫为盗伙,再买通官府将其夫屈打成招投入大牢,最后地被霸占去不说,还将其夫问成死罪,只待秋后问斩。少妇救夫无望才来此自尽。雷鲤听后,怒发冲冠,一边劝慰少妇,一边大骂赃官。并向少妇说明自己的原先的身份,答应马上写状上诉州衙,少妇得知救自己的人原先曾是京中大官,感到申冤有望,立时长跪不起。雷鲤劝起少妇后就要马上写状,但那里去寻笔墨纸砚呢?雷鲤忽然想起一个去处,对少妇高兴地说:“走!随我去汉贤茶馆。”

   曹州知府接到雷鲤的状纸后,又惊又喜又怕。惊的是雷鲤原是京官,熟知《大明律条》,状纸语气言词凿凿不容置辩。喜的是这几张状纸字字珠玑,言言金石,出自一代名家手笔,可谓每字价愈千金哪。怕的是自己如果处置不好,雷鲤再越级上告,自家的乌纱亦将不保。想来想去,只得秉律而断:除将汪财主霸占去的五亩地退还邵家外,再罚谷米五十担赔偿受害者,以偿其夫坐牢之冤。汪仁身为一方富豪,竟勾连匪盗,诬陷良善,按律当斩;单父县令办案昏昧,审理不明,罚俸一年。

    此事惊动了整个孟渚古泽所有村镇,浮龙湖人民到处传颂雷 缠仗义执言为民申冤的大恩德。于是,找雷鲤写状申冤的,时有不断,甚至有人从百里之外赶来求雷鲤写状。但雷鲤有个怪脾气,除了为老百姓写申冤诉状外,其他的一概不写,尤其是为财主 写歌功颂德的字。

    雷鲤为民写申冤诉状,分文不收。有的感恩不过,知雷鲤喜好湖鲜肥鹅下酒,便下湖底捕捉大龟、鳜鱼、肥鲢等湖中罕物送给雷鲤。对此雷鲤多是拒而不受。实在是推拒不掉,雷鲤就让汉贤茶馆掌柜付钱给他们,然后与大家一同饮酒吃喝。由于雷鲤的缘故,汉贤茶馆天天宾客如云,座无虚席。有一年某日,单县城北关大槪寺要为藏经阁立碑碣,一心想求雷鲤书写碑文,就派人到老君寨汉贤茶馆来拜求雷鲤。正值雷鲤不在,来人向茶馆掌柜刘善人说明来意,刘善人知雷鲤脾气,他是绝不会为人写碑文颂匾什么的,但来人再三请求,刘善人拗不过面子,就想了一个主意,叫来人回去后让大佛寺住持如此这般行事。来人大喜,就对外宣扬某日某日大佛寺要举行立碑大典,让人都来观光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天,茶馆掌柜刘善人对雷鲤说城里大佛寺要举行立碑大典,还请了大名士撰写碑文,邀请雷鲤一同去看热闹。雷鲤自然允诺,二人没吃早饭就赶去了。走到城里转悠了半晌午,直到中午时分才到了大佛寺。大佛寺门口人并不多,仿佛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人。二人径直走到大殿,又见大殿内空无一人,只是大殿中央摆着八仙桌,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,殿角又有一桌,上面摆着一个大盘,内盛一只热腾腾的肥鹅,还有嫩鸡、鲜鲤等美味佳肴,旁边火炉上还煮着一锅鱼汤。一壶“浮龙玉液”美酒正在温水盆里烫着。雷鲤一见,肚中咕咕作响,因为这些都是他平生最爱吃的东西,他使劲嗅了嗅鼻子,不忍就此离去,就悄悄对刘善人说道:“咱俩先品尝一下如何?”刘善人故意激他道:“不行,这是给写碑的名士预备的,咱要是吃了,喝了,人家让咱写碑文咋办? ”雷鲤仗着艺高胆大,就说:“不要管他,我们先吃喝了再说。真要让咱写碑,我给他写!”说着斟酒撕肉,大吃大喝起来 不一会就酒足饭饱。雷鲤打了一个长嗝,顿觉神清气爽,舒适无比,又感到飘飘忽忽,无人无我。刘善人趁机说:“酒肉都让咱们吃喝已尽,这碑文何人来写?”雷鲤一时兴起,把袖子一挽说:“我来写!”说毕便濡墨展纸,屏神凝气,一阵悬腕疾书,一口气将碑文写完,写完之后,还未尽兴,又取特大狼毫一管,饱蘸浓墨在另一张纸上大书“藏经阁”匾额一块。掷笔后,酒意已消大半。心中猛然悟道:自己怎么给人写起碑文颂匾来了?就想把字全部毁掉。

谁知大殿屏风后早有一班僧众在静候着。此时见雷鲤有悔 笔之意,便蜂拥而出,架住他的胳膊。大佛寺主持连连赔礼道:“仰慕先生大名久矣!不瞒先生,这酒菜特为先生而设,因怕先生不肯赐笔才出此策,万望先生海涵。”并再三恳求雷鲤在碑文上落名款。雷鲤感于众人之竭诚,也就不再推辞。在碑文下方处写了“建安雷鲤”四字。——此碑现珍藏於市博物馆。

    关於雷鲤,当地还有一个传说:单父县城东关李大户公子考中了进士,要挂进士匾额,专程派轿子到汉贤茶馆接雷鲤写匾。雷鲤只写了“进十”二字就不肯再写了。李大户再三要求雷鲤在 “十”字下面补上一笔,雷鲤说:“这一笔我在半年前就写好了,现在县城南关张家剃头铺里,你可携百金买回来。”李大户为了成就此匾,无奈只得携百金找到张家剃头铺将那笔“一”字买回来。这一笔与“进十”凑在一起天衣无缝,简直是一笔写就。进士匾挂出后,人人赞叹不已,被单县人称为“三绝” 之一。

    原来在半年前,雷鲤在张家剃头后无钱付账,剃头师傅知雷鲤也是穷人,不仅免了钱,中午还热情留了一顿饭,雷鲤过意不去,就找来笔墨写了一笔嘱其好好保存,没想到今天用它换来了百金。

    雷鲤流落单县数年,大部时间隐迹浮龙湖,栖身汉贤茶馆,因他常为百姓写申冤诉状,又为大佛寺写碑文,特别是为李大户写匾之后,名声已远近传开,他感到此地已不可久居,就悄悄离开了盂渚泽。

    汉贤茶馆内现存有一块石碑,上面镌刻“一部春秋“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就是雷鲤手书。汉贤茶馆历经两千余年,阅尽多少人间沧桑?难道这不是“一部春秋”吗?

 
 
 
 

版权所有:单县浮龙湖生态旅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 技术支持: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 菏泽信息港 [ 网站管理入口 ]

地址:山东菏泽单县浮龙湖生态旅游经济开发区 联系电话:0530-4611766 传真:0530-4611766ICP备15028211